《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笑著笑著就哭了

國片 影評

片中一名角色以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有錢人的世界是彩色的」,所以,這部描繪社會底層渣滓人物的戲,自然而然(幾乎)是以全黑白的畫面呈現的了。在台灣,何等難得看到一部幾乎整片黑白、幾乎整片的台語跟髒話、幾乎可以讓觀眾從頭笑到尾的國片,入圍金馬十項大獎,只能說是其來有自。

Continue Reading

《百日告別》Zinnia Flower:與哀哭的人同哀哭,再思同理、陪伴、得失,與愛

國片 影評

「我從來不知道導演傷得這麼深」,飾演女配角的李千娜,在台北電影節《百日告別》首映會的映後座談中如此說道。而導演和男女主角,則是來到台前後,便低著頭佇在那兒,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百日告別》是一部撰寫「逝去」的電影,試著道出驟失摯愛的痛苦心境。但不論是拍攝、後製、及觀影的過程,都是又一次的喘息與舐傷、扒梳思緒的療程,並且在當中試著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刺客聶隱娘》 The Assassin:就算睡著,也是在唐朝的風中睡著

國片 影評

這大概是我看過最美的一部電影了。 映後數日,片尾的風笛仍縈繞在心底深處,這部片後勁如浪潮般席捲而來,讓我一再感到驚奇,而同時卻也苦惱著,到底該如何提筆將這些圖像式的思緒轉化為文字。從五月坎城影展拿到最佳導演獎後,便一直好奇侯孝賢與舒淇到底如何顛覆武俠題材,還是僅是一群附庸風雅的法國人在自我陶醉。因此,在做了一些心理準備、上網讀了點前情提要和人物關係圖、前一晚提前入睡的狀態下,便毅然進入了戲院。而隨著第一顆鏡頭映入眼簾,我也驀然進入了九世紀唐朝末年的絕美世界。

Continue Reading

《醉・生夢死》Thanatos, Drunk:台版的悲慘世界;一種對愛、對生命執著的痴

國片 影評

若不是因為台北電影獎頒給了這部張作驥導演入獄前拍的作品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主、女主、男配等六項大獎,我還真的差點被片名中假惺惺的分隔號給嚇跑了。《醉》片圍繞著一位母親與兩兄弟之間的愛與悔,那種濃得化不開卻又憋在心頭的情感。因著愛的所為與不為、犧牲與容忍,成就了一齣糾結複雜的悲情故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