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巴黎》Synonyms:家與國只是近義,但終究並非相同

影評 歐洲

有些電影不是那麼平易近人,卻潛藏著呼之欲出的警世寓言;不畏高冷姿態,用自己獨特且不妥協的敘事方式讓人隱生敬畏。今年二月甫在柏林影展獲得最高榮譽金熊獎,由以色列導演那達夫拉匹(Nadav Lapid)所執導的《出走巴黎》(Synonyms),就是這麼一部電影。它以一個以色列士兵試圖逃避自身過去、重新融入巴黎開展新生活的故事,隱喻著更宏大的身份認同矛盾和舉世皆然的文化與階級隔閡。

Continue Reading

《當幸福提早來》Becoming Astrid:堅毅、溫暖、不凡的女性成長故事

影評 歐洲

難得有一部傳記電影,不是在歌頌主角的豐功偉業、細數其纍纍的生命果實,而是真正回到這個「人」本身,帶觀眾慢慢認識他在成為「偉人」之前,本質上是什麼樣的「人」。《當幸福提早來》就是這麼一部令人冷不防驚奇於其細膩與樸實的電影。乍看之下不起眼、細細品嚐卻韻味十足,在冷冽的北歐雪景中,淌溢出汩汩暖流。

Continue Reading

《愛,留在海灘那一天》On Chesil Beach: 因為愛你,我願意冒那擱淺的險

影評 歐洲

由電影《贖罪》原著作者—英國小說家伊恩麥克尤恩(Ian McEwan)首次為大銀幕改編自己的文學作品,《愛,留在海灘那一天》取材自短篇小說《卻西爾海灘》,述說一對 1962 年的傳統愛侶,在大喜之日酒闌賓散之後,終於必須完全赤誠面對彼此與面對自己的故事。單線的劇情推展濃縮在一天之中,卻透過無數回憶片段豐富了角色背景,隨著劇情逐漸邁向高潮,我們彷彿也活過了兩場青春。

Continue Reading

《最酷的旅伴》Faces Places: 以臉龐為字、化村莊為紙的生命遊記

影評 歐洲 紀錄

這部原文片名直譯為「臉龐、村莊」(Visages, villages)的法國小品紀錄片,去年在坎城影展首映時爆出了不小的轟動:所有人的心都被它簡單的溫暖與純淨給收買了,特別在一干高居廟堂的深奧藝術片之中,顯得更加的清新脫俗。它跳脫了一般紀錄片常帶有的嚴肅與控訴,透過一種「說走就走、說拍就拍」的隨遇而安,看似不經意(其實更顯功力)地帶來了一部不只是好看、好玩,更蘊含豐富人文底韻與藝術洞察的傑作。

Continue Reading

《梵谷:星夜之謎》 Loving Vincent :走入後印象派的斑斕世界

影評 歐洲

知名的後期印象派畫家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短暫的人生中飽受精神疾患困擾。在南法亞爾(Arles)的精神病院接受療養後,經同期畫家畢沙羅(Pissarro)介紹,搬到了巴黎附近的鄉村小鎮—瓦茲河畔歐韋(Auvers-sur-Oise),接受嘉舍醫師(Paul Gachet)的治療。然而,在此不到一年的時間,梵谷便舉槍自盡,結束了短暫而絢爛的 37 年歲月。

Continue Reading

《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 :英雄神話的解構與重建

影評 歐洲

1992年,克里斯多夫・諾蘭從英國乘著一艘小艇,渡過了英吉利海峽,抵達當年盟軍撤離歐陸的北法海灘—敦克爾克。這段原本僅兩小時的航程,卻因著海象的險惡,而足足花了諾蘭將近十九個小時才完成。在那艘孤舟顛簸擺盪之中,拍攝《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念頭逐漸萌芽,之後的二十五年間,他陸續透過《記憶拼圖》與《全面啟動》揣摩操弄時空的手法、歷經《黑暗騎士》三部曲鍛鍊大場面鏡頭的指揮調度、秉持一貫對膠捲底片近乎痴狂的藝術堅持,終於,諾蘭帶著他的集大成之作,抵達彼岸了。

Continue Reading

《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當我們的解密方式跟他人不同時,世界就成了亂碼

影評 歐洲

《模仿遊戲》的片名取自電腦科學之父--艾倫圖靈提出探討人工智慧的其中一項測驗。在測驗中,人們必須試圖判斷文字對談的對象是真人還是機器,五十年後的今天,還尚未有電腦成功騙過人類。是什麼讓人類在傳遞訊息上這麼與眾不同,而在人與人的互動上我們又是如何解開那些字裡行間的秘密;某種程度來說,人們從小就成了一位密碼學家,試著合理化世上的所然、解密他人話語中的言外之意。而當我們的解密方式跟他人不同時,世界就成了亂碼,我們也就永遠孤立。艾倫圖靈就是這麼一位與眾不同的人,儘管他是數學天才,但擁有社交互動障礙、及異於常模的性傾向的他,活在這個世上卻是這麼艱難。

Continue Reading

《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生命尚存,總有希望

影評 歐洲

《悲慘世界》飾演Marius的英國新生代Eddie Redmayne,這次挑起飾演傳奇人物史蒂芬霍金的重任。本片為根據其霍金妻子--潔恩霍金的回憶錄所改編而成,著重在兩人的相遇相愛,以及史蒂芬罹患運動神經元疾病(漸凍人)後的種種歷程。呼應《星際效應》(以及本獎季許多片子),本片一樣圍繞時間與空間的關係(史蒂芬霍金乃宇宙論和黑洞的權威),以及科學和超越科學之事。當科學數據告訴主角,他只剩下兩年的壽命可活,他卻勇敢不放棄希望,至今已活到72歲。電影結尾的一句話,是史蒂芬透過合成語音說出的:「不論命運看似有多糟,你依然可以有所作為、有所成就。生命尚存,總有希望」,正是透過這部電影想要表達的理念。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