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情人節》My Missing Valentine:一期一會的愛戀

台灣 影評

《消失的情人節》應該是今年喜劇節奏最強的國片,它可愛輕巧、不著痕跡,卻讓人看了呵呵大笑、心曠神怡,最後更是會感到心頭暖暖的。這部片證明我們不需要靠綜藝式的浮誇表演(除了壁虎那段之外),或是尷尬彆扭的搞笑台詞,也能拍出一部動人的本土喜劇商業電影。在喜劇容易被人低估、視為理所當然的時代,一部成功的喜劇是特別難能可貴的。導演陳玉勳再度證明其在雕塑演員表演和掌握精準喜劇節奏的功力上,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整片之所以能夠成立,飾演女主角的李霈瑜(大霈)自然是居功厥偉,她的率真和接地氣,將觀眾牢牢地圈粉,明日之星的潛力鋒芒畢露(她雖然過去曾報名過金馬最佳新人獎,但若評審裁決她過去在《只要一分鐘》、《海。人。魚》的戲份不多,仍是有機會入圍本屆新人獎,若否,也不無機會直衝最佳女主角一席)。

在《陽光普照》中殺氣逼人的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劉冠廷,也在本片中有華麗的轉型,飾演癡情但不痴呆的暖男,其憨直的個性也是讓觀眾感到不捨與疼惜的關鍵。另外,其他整體演員的演出也都非常到位,一干甘草人物配角也都亮眼吸睛,甚至連寄包裹的阿嬤、領錢的阿嬸、圍觀的三姑六婆、郵局的老屁股職員(鳳美姐)和妹子同事(黑嘉嘉)等,都恰如其分。

劇情大致描述一男一女,一個比世界慢一些、一個快一些,在生命中不斷錯過。然而在一次奇幻的「時間停止」,男女主角終於有了一次完整的「相遇」。這個設定大膽而有趣,而且大規模的信義區封街拍攝,也展現了真實特效的手作感迷人之處(類似的橋段鈕承澤在《LOVE》的開頭片段已經玩過,但那次是以大量電腦特效去串接畫面)。

有些人認為喜劇本身不需要有什麼大道理,奇幻設定的小矛盾也可以忽略,然而私以為喜劇若也能兼顧娛樂性和深刻性,則是其能否雋永的決定因素之一。雖說《消失的情人節》確實精彩,有一些小缺點也瑕不掩瑜,但若我們可以嚴格一點去檢視、思索本片最終到底「說了什麼」的話,其實讓人感到有點可惜,總覺得就是少了一味。原本片中主角「快與慢」的對立,以及「得到與失去」都是很好發揮的隱喻母題,卻被最後的圓滿大結局給輕輕擱置了。角色對於世界並沒有新的領悟或成長,只消知道世界上有某個人剛好會跟你合拍就好。

一快一慢的兩人,要如何克服物理與心境的限制而達成「對頻」,片中並沒有多加解釋。片中有一句話如是說:「人生是由許多回憶組成的,談戀愛就是在創造回憶。他的回憶有你,你的回憶有他,那是最好的」。可是,在片中我們只看到男主角單向地在「創造回憶」(仔細想想這個橋段其實有些詭異),女主角最終被這樣的一廂情願給打動,無論是霎時的頓悟還是涓涓細流的累積,都顯得有些猝不及防。彷彿怕你開始認真分析男女主角心境轉折的關鍵,電影以一段精彩動人的哭戲作結,並插入一句心靈雞湯讓你帶回家:「你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有人愛著你」。所有片中的遺憾、錯過與執著,就這麼一句話輕鬆解套。可是跳脫童話故事的框架,世界上還真的有許多人沒人愛,那又該怎麼辦?片子無意也無心解決這樣的謫問,但或許寫在這邊的胡言亂語也只是庸人自擾,大家看看就好。

最後想來談談配樂的部分。本部配樂由《返校》的盧律銘譜寫,著實是本部片的亮點之一。盧在片中使用鄉村民謠風格為主軸,像是〈一直拍一直拍一直給我搶拍〉、〈我的一秒比你長〉當中的民謠吉他、電吉他、口風琴,以及〈這就是電到嗎110V〉的拍手、口哨、薩克管等,塑造出一種老派浪漫的輕搖滾律動。在比較奇幻的環節動用電子琴與合成器,而在活潑動感的橋段則使用手風琴、斑鳩琴、小號等,不時輔以爵士大樂隊或探戈舞曲的元素。主題曲〈Lost and Found〉由女主角大霈親自演唱,唱得非常穩毫無生澀之感,然而旋律和編曲有點太平,不說還以為是一首 YouTube 上的 cover 歌曲。

特別令人耳目一新的,則是到了比較和緩、角色沈澱的情節時,手風琴和斑鳩琴反而成為了觸發傷懷的主調(如〈回去的時間,回不去的人〉)。而在〈消失的人〉和〈一個人的情人節〉等片段,則由(電影配樂中罕見的)低音單簧管和柔和弦樂,激發出一個人的孤寂感。整體而言,《消失的情人節》的配樂儘管不出風頭,卻是宜人而暗藏玄機的(可惜劇情中的快與慢元素,並沒有在音樂中有更多巧思呈現),也期待盧律銘日後可以繼續挑戰更多電影類型的配樂風格。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