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Black Panther:響徹非洲叢林的王者凱歌

影評 美加

作為漫威電影宇宙的第 18 部作品,《黑豹》一點也不顯得多餘,受惠卻不受限於過往的成果,漫威力求突破的勇氣可見一斑。於是,就這麼迎來了第一部以黑人主導的黑人英雄電影。出乎意料地新鮮,充滿原始魔性的吸引力,時至今日在大銀幕上始終長期缺席的非洲榮耀,終於霸氣駕臨。 

王者氣勢與英雄氣概兼具,讓人肅然起敬又熱血激昂。《黑豹》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漫威電影,重新擴張了何謂漫威電影的定義疆界,雖不突兀,但完全自成一格。它完全創立了在漫威宇宙之下的另一個潛力十足、富含故事可能性的宇宙,就如同《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之於《哈利波特》一般,讓人對(勢在必行的)續作充滿期待。以大成本製作的外衣包裹著獨立製片靈魂的《黑豹》,不只意味著漫威宇宙的敘事風格轉捩點,更開啟了超英類型電影,甚至整個全球影視產業結構的全新格局。

黑人不再是驚悚恐怖片中的第一個犧牲品,也不再僅能是為奴或受逼迫的銀幕形象,更不只是動作片或喜劇片中專門搞笑的快樂夥伴。從去年的《逃出絕命鎮》開始,敘事中習以為常的主客換了位,就此開創了「社會/種族驚悚類型」。重新以黑人的主觀角度來定義何謂驚悚,不只為話語權落於弱勢的黑人族群發聲,也更精確地在娛樂產業中反映真實世界的樣貌。《黑豹》在同樣的脈絡下,重新定義英雄類型片可以擁有的態度。因為未曾看見,所以你從不知道以黑人為主體的英雄片,可以如此精彩動人。我想,在現今美國社會與政治氛圍下,這部片可說是乘上了社會脈動的浪頭。片中諸多對於族群移民、資源分配、多元共榮的提點與暗示,就是一計最響亮的政治宣言和社會針砭。《黑豹》將與《逃出絕命鎮》和《神力女超人》並列,作為 2010 年代後期社會改革浪潮崛起的代表性歷史記憶。 

 

長期受殖民霸權與西方世界的宰制之下,非洲的主體性早已備受閹割。在本片中,虛擬的瓦干達國度,就成了現今非洲的的投射雛影。以「非洲未來主義」(Afrofuturism)為底韻,結合魔幻寫實與科幻元素,瓦干達就是在平行世界中,那未曾受西方介入而自然蓬勃發展的理想國度。不但讓人可以全然欣喜地浸淫在非洲斑斕而富饒的文化與美學之中,黑人驕傲(black pride)也就能夠毫無保留地、器宇軒昂地綻放。更甚者,這種類烏托邦式的幻影再現,更成為一種長年憤恨的積鬱得以宣洩逃離的代言。非洲(或非裔/少數族群/社會弱勢等)的悲歌被同理、被詠唱,也就得到更多一些的癒合。這又是這部片展現的另一層次的高度。

回到電影的故事本身來談。《黑豹》不只是世界觀豐富,故事也絕非一般平面的英雄起源故事。事實上,他可以說是漫威系列中最深沈、最發人深省的一部片之一。由於漫畫角色的皇族設定關係,《黑豹》與《雷神索爾》同樣都在談皇室政治的角力。從父子關係中,衍伸帶出了不同的治理理念。與《雷神》系列不同的是,角色張力的核心不再只是小家子氣的權力鬥爭,而是為了整個王國的百姓去反覆思考領導的意義。片中諸多向《獅子王》的致敬畫面,也自然少不了《哈姆雷特》莎劇式的政治辯論。導演將格局從個人恩仇拉到家國大計,拋出了諸多的深奧難題,像是強弱國在世界中該扮演的角色、歷史根源與文化遺產的牽絆、遷徙者的自我身份認同、領導授權的正統性、甚至現今非裔美籍的弱勢等等,即便並未能在這部電影中就交代完畢、理出結論,但在漫畫電影中有這樣的討論已屬難得。 

 

延續先前代表性的議題,這部電影集結了一票優秀的黑人演員,也讓人看了直呼過癮。大概很少有這麼大陣仗的商業鉅片中卻只有兩位白人主角—由 Martin Freeman (《哈比人》系列中的主角/《新世紀福爾摩斯》的華森)飾演的 CIA 探員,以及 Andy Serkis (《猩球崛起》系列的主角凱薩、《魔戒》系列的咕嚕)飾演的反派克勞。兩位演員都有很亮眼的表現機會,沒有淪為「花瓶」。   剩下的大部分角色,全由非裔演員飾演,包含主角「帝查拉」是《激樂人心》的 Chadwick Boseman,眉宇之間鎮定又溫柔。飾演巫師的是奧斯卡影帝《最後的蘇格蘭王》Forest Whitaker,飾演主角曖昧對象的則是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自由之心》Lupita Nyong’o;兩者也都曾參與《星際大戰》系列作品的演出。飾演猿人族長的 Winston Duke 以及高科技妹妹的 Letitia Wright,以往作品比較多在小螢幕上,肯定是這次最閃耀的新星。女護衛隊長則搶盡全片鋒頭,由《陰屍路》的 Danai Gurira 霸氣演出,從武士刀到科技長矛,Gurira 的魅力絲毫不減。本獎季最夯的兩位黑人男星:《我們的日子》的Sterling K. Brown 與《逃出絕命鎮》的 Daniel Kaluuya,前者奪得金球獎與艾美獎影帝,後者則風光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在本片中也有不錯的展現。 

真正的全場 MVP,則要歸給留著一頭黑人辮子的、飾演反派「金豹」齊爾蒙格(Erik Killmonger)的 Michael B. Jordan。以美式黑人腔調瀟灑登場的齊爾蒙格,就是一個移民第二代回頭質疑自身根源的最佳寫照。在頑固狡詐與理直氣壯之間遊走,走上「反派」之路的心境歷程也迂迴複雜,堪稱是與洛基同等級的優秀反派。事實上,Michael B. Jordan 一直是很優秀的演員,在《奧斯卡的一天》(Fruitvale Station),腐敗警察與黑人族群的衝突使他成了悲劇下的犧牲品;在《金牌拳手》(Creed)中他練了一身肌肉重拾了當年洛基的榮耀手拳;再到《黑豹》,他成了令人著迷又讓人同理的可敬敵手。

若是有在關注此名演員的,就會發現這三部片的導演,都是同一位:31 歲、出身加州奧克蘭的非裔美籍導演 Ryan Coogler。2013 年他的第一部長片《奧斯卡的一天》就一鳴驚人,拿下了日舞影展的評審團大獎。Coogler 從獨立片導演發跡,透過他獨到的遠見和手法,不僅讓洛基系列起死回生,現今也讓漫威電影有了新氣象。導演在訪談中透露,他為了打破漫威電影一貫好像罐頭工廠輸出的平版風格,於是堅持在找來了自己過去電影合作中的夥伴,為《黑豹》的幕後製作注入新血。

最主要的幾位,包含了攝影師 Rachel Morrison,她也剛以《泥沼》成為史上第一位獲得奧斯卡提名最佳攝影的女性攝影師。在本片中除了有非洲地形的廣褒壯闊、多彩高飽和的視覺設計、神話與夢境的魔幻奇光,更有南韓夜景的科技霓虹,鏡頭的運行、構圖和成色,頗有看頭。導演的另一個老搭檔是配樂家 Ludwig Göransson ,他為本片所作的原創音樂,搭載饒舌歌手 Kendrick Lamar 的歌曲,完美結合了非洲打擊傳統器樂和現代黑人舞曲風格,也是前所未有的突破。 

 

更厲害的則是美術設計與服裝設計,兩個部分都可以準備預約明年奧斯卡了(服裝設計真的就是這麼強!)美術設計師 Hannah Beachler 一樣是導演的老同事,服裝設計師則請來了《築夢大道》的 Ruth Carter ,相輔相成地設計出《黑豹》中尖端科技與傳統民俗共榮輝映的獨特美學。大量的非洲元素,更是整部片靈魂的重心。賴索托的拼布披風、東非馬賽的珠飾與紅袍、科薩的臉孔彩繪;廷巴克圖的馬利金字塔、剛果與衣索匹亞的傳統建築…正如同非洲並非單一語言、單一文化的有機體,這部片也採納了非常各區域、各部落的特色和印記,融合成為一種多元共榮卻合一的文化藝術饗宴。 

 

身為一位在非洲長大的孩子,這部片真的是打中我的心坎。片中加冕的場景讓我想起了辛巴威與尚比亞交界處那宣泄奔流的維多利亞瀑布(Victoria Falls)、外型仿效非洲面具的戰機呼嘯而過的山景則酷似 南非龍山(Drakensberg)的綿延山麓、父子重逢的夢幻樹下,也似乎就是克魯格國家公園常見帶刺的皂莢樹(Acacia tortilis)。對於一位寄居旅客來說,就能有諸般鄉愁的回憶湧上心頭,更不用提真正的民族圈內(ethnic in-group)者,以及諸多非裔美籍在觀看本部片會經歷的激動與感動。

所以這是一部非常特別的電影,或許並非所有人都能夠領會它在這個時機點出現的重要性,或許它也並非敘事最強的漫威電影、以爆米花爽片來說,他的非洲武術和大場面特效也不是非常突出,但它絕對是漫威系列中最獨一無二的作品。如果哪天,《黑豹》變成像是《星際大戰》或《007》那樣的系列,專門講述瓦干達內部多采多姿的文化交流和部落衝突,也會是合理而令人期待的。符合二十一世紀的《獅子王》改版,就該是長這個模樣(突然很好奇迪士尼在明年要上映的真然版電影會是拍成怎麼樣)。深度的角色刻畫、獨領風騷的反派角色、強而有力的女性角色群,都足以顛覆老舊的說故事派典。就讓非洲那古老卻十足旺盛的生命力,迎接你進入你不曾想像過的榮美國度吧! Wakanda forever!

2 thoughts on “《黑豹》Black Panther:響徹非洲叢林的王者凱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