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告別》Zinnia Flower:與哀哭的人同哀哭,再思同理、陪伴、得失,與愛

國片 影評

「我從來不知道導演傷得這麼深」,飾演女配角的李千娜,在台北電影節《百日告別》首映會的映後座談中如此說道。而導演和男女主角,則是來到台前後,便低著頭佇在那兒,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百日告別》是一部撰寫「逝去」的電影,試著道出驟失摯愛的痛苦心境。但不論是拍攝、後製、及觀影的過程,都是又一次的喘息與舐傷、扒梳思緒的療程,並且在當中試著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

林書宇導演將兩個陌生人因著同一場車禍而同時失去另一半的複雜情感,及生活中的後續波擾,用一種寧靜又溫柔的姿態捕捉。不帶任何評判或是煽情的劇碼,單純側寫兩條平行線匍匐前進的歷程。

石頭所飾演的男主角,從暴躁的困獸轉為壓抑的鴕鳥;林嘉欣飾演的女主角則是試圖振作,並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的」。然而深陷在denial中的兩人,卻遲遲無法向過去告別;睹物思人、聞聲憶情。

直到兩人各自踏上的自己的一趟旅程,才逐漸從自己過去的牢籠中得到釋放。告別了故人,也告別了時至今日所構築而成、所定義的自我,讓那個曾然的自己,永遠停留在過去之中,安靜陪伴那些愛人的習以為常。

導演的鏡頭會說話,無論是房間的開燈與關燈,或是溫煦陽光灑落在蜿蜒道路,一幕一幕中,鏡頭不只純粹交代劇情,而是可在每個鏡頭的佈設與剪接中,感受到導演心思之細膩、情緒之豐沛,以一種沉穩卻毫不保留的汩動,將對白或角色再無法傳遞的傷慟、掙扎、孤傲、徬徨、以及那無以名狀的愛,赤裸裸地傾洩在屏幕上。在那些靜美的畫面中,我感受到無比強勁的悸動。

這不是一部艱深難懂、寓意深遠、自以為能給出什麼答案的片子,然而他卻踏實而充滿誠意。它也難得不是過度自溺於、或消費傷痛的公式悲劇,反而在在顯出人生的美好風景。這是導演交給自己,也交給他所熱愛的世界的一個打氣筒。「與哀哭的人同哀哭」,引領著我們再思同理、陪伴、得失,與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